主页 > B辉生活 >甲洞增江等地巴刹出没 祈福党迷魂党卷土重来 >
2020-07-25 浏览量:935 点赞:180 收藏:711
甲洞增江等地巴刹出没 祈福党迷魂党卷土重来

甲洞增江等地巴刹出没 祈福党迷魂党卷土重来

余保凭沉寂一时的“祈福党”和“迷魂党”卷土重来,分别在甲洞、增江、旧巴生路快乐花园等地区巴刹出没,向公众尤其是妇女伸出魔掌,公众受促提高警惕!

早前,有关“迷魂党”、“祈福党”的新闻时有所闻,不少公众也特别小心,但时日一久大家仿佛渐渐松懈,不法分子伺机而出,近期就有多名妇女上当。

纵观受骗者的经历,他们都是被怂恿或迷糊而奉上钱财,公众因此受促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谈话,尤其是“祈福党”惯性危言耸听,让受骗者信以为真,很容易就掉入他们设定的陷阱。

受害者须报警

另外,“迷魂党”的伎俩则包括拍打肩膀、头部或眼神接触等,被接触者之后就会神志不清,言听计从及乖乖的奉上财物,甚至换回一些如清水、石头、瓶子等的物件。

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、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和行动党士布爹区部联委会主席吴月娟,今日就不约而同召开记者会,事主们都是“祈福党”和“迷魂党”的受害者。

基于这类诈骗案件层出不穷防不胜防,而且骗子通常是数人一起出动,两人除了提醒公众人士必须小心,也切勿紧张,遇上任何事都宜先小心查证;若因为神智迷糊而完全无法反抗和招架,受害者事后必须报警,以利警方记录及采取必要的措施。

甲洞增江等地巴刹出没 祈福党迷魂党卷土重来

丘永佩(右)表示从塑胶袋取出的是两瓶矿泉水和9块肥皂,左为郭素沁和李爱平。

寻高人找解药老千大唱双簧

余保凭近日接获4宗妇女遭骗的投诉,其中3宗类似,骗子均以祈福为名行欺。

这3宗个案中,2人是在增江北区巴刹被骗、1人则在甲洞卫星市巴刹遇上老千;对方是3名口操中国腔粤语的妇女,惟不肯定是否同一组人。

口操中国腔粤语

据事主讲述,相关老千集团会先派出一人借词问路要找高人或灵药等,一旦事主搭理,第二名老千就会出现并自荐带路,之后到了相关地点就会有当到了另一地点,就会遇到第三名老千,一般就是首名老千口中所谓的“高人”。

“高人”多会说事主遭恶灵缠上,必须祈福作法消灾解厄,否则祸及自身与家人,进而游说事主拿出现金或金器祈福,实则偷龙转凤,把金器换成清水还给事主,待事主清醒时已财物尽失。

余保凭奉劝民众当心,遇到陌生人搭话,必须提高警惕。

“我不清楚为何老千有什幺能力,竟然可以‘迷魂’,让受骗者当场无法怀疑他们的话。”

他认为公众只能加强戒心,避免成为受骗者。

万元款饰换2瓶清水——

李玉湖(48岁,家庭主妇)

10月23到增江北区巴刹买菜,离开时有一名妇女向我搭话,表示自己的女儿月经连续3个月不停,要寻找灵药医治,我告诉对方不知道,欲离开时另一名女老千就说知道对方要找的药物,表示要带我们过去。

我其实不想去,但当时不知道为何迷迷糊糊地跟着她们过去巴刹附近的小贩中心。

那时候就遇到第三名老千,表示我曾经驾车撞死人,已经被冤魂缠上,必须作法化解灾厄,我清楚自己没有撞死人,但不懂为何当时就是很担心并相信了对方。

我骑脚车回家,把家里的现金、金器,总值约1万令吉交给对方作法,之后对方把包裹交给回我,嘱我21天不能打开。不过,我回到家后就突然清醒,对整个事件生疑,打开包裹后发现金器现金都没了,只有2瓶清水。

被指女鬼纠缠遇厄运——

苏亚妮(63岁,家务助理)

11月5日,我骑脚车到甲洞卫星市巴刹买菜时遇到第一名女老千,问我是否知道一个90岁的法师,曾经医治了很多绝症病患。当时我来不及反应,第二名老千就出现搭话,表示其家婆中风,就是被这名法师治好,还邀请我们2个一起喝茶详谈。

我因健康不好,也对这法师事迹感兴趣,于是跟着过去,在喝茶时遇到第三名女老千搭讪,说要赠送平安符结缘,这时第二名老千就表示,这人就是法师的孙女。

第三名老千跟我们聊了一阵后,就说我被一个女鬼纠缠多年,所以运气不顺,若持续下去,还会导致我的孩子死于非命,必须拿钱和金器作法化解。

我当时深信不疑,就从卫星市骑脚车回到增江北区老板住家借500令吉,然后再回家拿金器,再骑脚车回到卫星市巴刹交给对方作法,然后取回包裹。

回到老板家做家务后约3小时,我开始觉得不妥,打开包裹一看就只有清水。

用钱作法消灾解厄——

李丽英(78岁)

2013年,我在增江北区巴刹要回家时突遇一老千问路要找中医,第二名老千就出来表示我气色不好,然后带我去到增江南区一个美食中心聊天。

对方指我必须用钱来祈福作法,才能够消灾解厄,我很担心于是回家把多年来捡纸皮,省吃俭用存起来的1万多令吉,全部交给对方祈福。

我听对方说可以全部拿回,才放心把钱交给他们,结果拿回来后,就发现钱已不见了。

要求兑换彩票奖金——

郑秀琼 

我在增江南区大路旁候车亭,等待巴士时遇到一名拿着彩票的印尼外劳搭话。

当时我并不清楚对方的话,随即又来了另一名约50岁左右的华人,告诉我该外劳中了彩票大奖,但是无法兑换全额奖金,要我帮忙。印尼男子要我拿出现金给他,就跟我分享彩票奖金,我当时相信了对方,该名华裔就载我和印尼外劳回家,我拿了存折,把银行内6000令吉的定期存款取出,交给他们。

当时他们表示6000令吉不够,我就告诉他们我户头只剩下1000令吉,对方就要我回去提出这1000令吉,岂料我提完款出来后,他们已经不在现场,我等了很久都不见他们回来,才知道受骗。甲洞增江等地巴刹出没 祈福党迷魂党卷土重来

李爱平(右三) 讲述遇迷魂党的经历,左起是吴月娟、丘祥德、郭素沁、丘永薇和丘永佩。

妇女遇迷魂党
10万换回矿泉水肥皂

住在快乐花园(Happy Garden)巴刹附近的李爱平于11月7日上午8时30分左右遭迷魂党骗走超过10万令吉的金饰、现金和外币,换回两瓶矿泉水和9块肥皂。

她今天在丈夫丘祥德、女儿丘永佩和丘永薇陪同下在记者会上说,当时她原本是到诊所,但因医生不在,登记后她欲到巴刹购物,并在诊所前遇到30余岁的李小姐。

“李小姐说她她9岁的女儿来经不止,询问是否有种植开红色花的芦荟,这时候有一张姓妇女(40岁)经过,拍打我的肩膀说很久不见,并自称本身因家婆生日而从新加坡返马。”

“之后,对方说我家将面临恶运,儿子会在3天内逝世,并表示可带我去见师父,然后她们就带我见一位黄姓女子,对方说我儿子会在3天内死亡,问我住家和银行是否有现金和金饰,我如实告知,包括和女儿联名的保险箱。”

她说,之后她驾车载张姓女子返家,依吩咐拿了一把米在手中,并把家里现金和金饰包入报纸和放入塑料袋,再往2间银行通过提款机和柜台提取1500令吉和4300令吉,当时我还曾遇到丈夫。

“之后我和张姓女子要到另一银行,不知道如何驾车前往,还把车泊在快乐花园转搭德士,再从银行保险箱取出价值超过8万令吉金饰,但回到德士时,另2名女子又出现。”

她说,她依指示把金钱和金饰等用报纸包裹放入塑料袋,对方教她转身朝车窗高喊儿子名字,把塑料袋交回给她,15日后才能打开,还交代她事后用矿泉水煮饭,就可保家人平安。

“我回家后把塑料袋放入柜子就倒头大睡,醒来时惊觉受骗,打开袋子发现只有两瓶矿泉水和9块肥皂,现金和金饰全不见了。”

郭素沁促警设特别小组
调查迷魂党刮刮乐骗案

郭素沁促请警方针对国内遭迷魂党、刮刮乐等诈骗的案件,设立特别小组调查,而不是当成个案处理。

据她了解,雪隆区已有不少被迷魂党骗走大量金钱,这些迷魂党不只针对华裔妇女,其他友族同胞也受诈骗,因此警方必须关注如迷魂党、刮刮乐的案件,避免更多人上当。

此外,她对当事人报案后,警方声称要关闭档案一事感惊讶,表示会向警方跟进此案,同时也吁请公众遇到类似情况,不论损失多少都应报案以利警方掌握确实数据。

丘永佩:母亲清醒后两度报案

丘永佩说,母亲当天已清醒,他们当晚陪母亲报案,不过因为母亲隔天才恢复意识和平复心情,因此孩子们于10日再带她第二度报案。

她说,事发前后,母亲在住家遇到父亲或妹妹被家人追问去向时,都讲遇到一位从新加坡返马的朋友,之后因觉醒遇到迷魂党,自责被人诈骗包括失去女儿的财物,情绪相当激动。

她也说,当他们到大城堡警局报案时,警员声称是第一次接到此类案件,并因为无法找回被骗的金饰和金钱所以要关闭档案等。

她也说,其妹妹的顾客也曾遇到迷魂党被骗走大量金钱,因想不开而自杀身亡。

为此,她建议银行应采取防范措施,包括关注无子女陪伴独自前往银行提领钜款的乐龄人士,包括致电子女询问情况,减少诈骗案件。

母亲认出张姓女子

她也说,事发后她在社交网贴文提醒大家小心提防,获得不少网友回应,有人甚至张贴一些照片,结果在众多照片中,母亲认出其中一张照片里面的一位女子,正是当天的张姓女子。

她们相信有关诈骗集团已在雪隆一带活跃,并以三位女子为主,施迷魂术后再诈财。

“我母亲也记得德士号码,但调查后找不到该车牌号码,相信该位本地男子也是同党。”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申博太阳城_手机版一728彩票线路|提供生活便利|便民生活服务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138娱乐 银河金沙1331易记